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1-22

作者:lidongtang 字数:6000 链接:thread-9075320-1-1.

第二十一章

中秋的圆月高挂夜空,清幽皎洁的银光洒遍山坡崖畔,一只晚归的鸟儿,悠 忽掠过石屋前宁中则所种的繁花和果树,匆忙间带起一片银白的月光,【嘎】的 一声叫唤,寂静也被惊醒,想说点什么,却又无言。月光明亮,如水也如霜。山 谷里流淌着薄薄的雾岚,恰似大地吐出的袅袅芬芳。微微徐风,带来秋的丝丝的 清凉。

谷中的两人打完棉花,又一起做了晚饭和月饼,然后在屋前的小院子里一起 过节,赏月进食。待饭菜上桌,令狐冲贼兮兮的从一棵桃树下挖出一个坛子,拍 碎封泥,一股酒香顿时弥漫在空气中,和着浅夜里的花香,晚风,虫鸣,分外让 人迷醉。

宁中则娇笑道:【看你那贼样,你偷偷酿酒时我早就知道了,那点小小伎俩 可逃不过我的法眼。】

令狐冲笑道:【那宁女侠可要来一点?】

在华山之时,因为岳不群不喝酒,宁中则平时很少饮。即使逢年过节,她也 浅尝辄止,虽然觉得味道不错,却还是注意节制,并且要告诫徒弟们也少喝些, 至于令狐冲,乃是监视的重中之重。

如今月下只有桂花芬芳,婆娑斑竹,以及二人双影,宁中则心想明日无事, 即使喝醉了晚起些也无妨,于是受不住诱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就喝一 点?】

令狐冲道:【必须的,喝完了睡上一觉,那滋味,当真快活的紧。】

宁中则踢他了一脚,横了他一眼,嗔道:【酒鬼!可别喝醉了。要是喝醉耍 了酒疯,看我怎么治你!】

 

但是还是喝醉了,酒醉人,秋风醉人,旖旎醉人,人更醉人。

桌下,宁中则不满的踹了令狐冲一脚,挣脱他作怪的大手,令狐冲腆着脸笑 着,拿起自己刻的木头骰子,投在桌子上。木头骰子滴溜溜转了几圈,一看,又 不是【幺】。此时他们正在行一个酒令,名为中秋赏月令。

宁中则掩着红红的丰唇,咯咯笑道:【你又输了,来来来,喝酒!】说完, 拿起坛子给令狐冲倒酒,可是把坛子都翻转了,坛口只滴了两滴,已经空了。

【还有酒不?】宁中则问。

【没了,就这一坛。】令狐冲道。

【你没骗我吧?怎么不多酿点?】宁中则有些不满。

【因为只有一个坛子,我试过很多次做坛子,都烧坏了  】

【咦,我的靴子和袜子呢?】宁中则想站起,才发现自己右脚光溜溜的,在 月下纤巧细腻,光洁如玉。

【在我这  】【流氓!给我穿上。】

【啪】的一声,宁中则待令狐冲给她穿上了靴袜,出其不意的踹了令狐冲一 脚,然后迅速的收回小脚,得意的站起,开始收拾碗筷。

斜倚在石凳上,晚风轻轻的流淌,划过令狐冲燥热的胸膛,让他惬意之极。 看着眼前刷碗的宁中则,他忽然有一丝感动和满足,这样的情景多少年没有经历 过了,只依稀记起还在很小的时候,同样在月夜下,晚饭后他坐在爹的腿上嘻耍, 娘在收拾碗筷时的情景。    令狐冲站起了身,来到宁中则身后,轻轻搂住她的纤腰。宁中则回首嗔道: 【干什么?还不去洗一下澡?今日打棉花出了好多汗。】

令狐冲不答,却道:【师姐,我现在感到好快活,我想  真想和你在谷中 住一辈子  】

宁中则身子一震,默然无语,半晌才低声道:【冲儿,可是我大你许多  】

令狐冲连忙说道:【不大不大,师姐你看着比我还小些。】

宁中则抬起右腿,用脚跟轻轻磕了令狐冲一下,笑道:【阁下这两天怕是吃 多了玉蜂蜜,油嘴滑舌功夫着实了得,小女子佩服至极。】顿了一下,又低声道: 【可是我都快到不惑之年了  】

令狐冲道:【师姐,你可记得曾对我说过那张前辈在九阴真经中所载,他夫 妻三人双修了百余载么?】

宁中则【啊】的一声,忽然脸现酡红,说道:【他三人恐是神仙中人,岂是 你我这两个凡俗的农夫农妇可比?】

令狐冲看她剑眉星眸,桃腮菱唇,真个是如花娇媚。领口露出的肌肤幼滑, 丰腻动人,一股幽香从天鹅般的脖颈中传入鼻端,不由觉得一股热气从小腹顺流 直下,那杵儿慢慢的开始昂头挺胸。他说道:【非也非也,师姐,我发现你现在 越来越年轻了,应该就是那双修的功效。难道你自己没有发现么?】

宁中则这些日子揽镜自照,也不经意的发觉自己的皮肤好象是越来越细腻, 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如今见令狐冲也这么说,不禁芳心暗喜,笑嗔道: 【臭小子,就会油嘴滑舌的功夫。】

令狐冲见她神态旖旎,气息微微加重,双手悄悄的在宁中则玉腹上来回搓揉 起来,只觉平坦细窄,香脐浑圆浅显,纤腰不堪一握,顿时那胯间虫虫昂首挺胸, 变得坚如精铁,攸的插入宁中则两腿中间。

宁中则虽然比令狐冲矮了半头,腿儿反倒更长些,翘臀贴在令狐冲小腹上。 股间忽然被一根棒儿插了进来,宁中则顿时闷哼了一声,双腿一软,不自觉的分 开了些,似是不想让那虫儿挤的太紧。

宁中则满面羞红,扭了下蜂腰,说道:【冲儿,你快去洗澡吧,浑身汗津津 的不难受么?我还在洗碗呢。】

令狐冲此时已经气如牛喘,他轻轻摇头,双手向上摸索而去,越过平原,攀 上了饱满结实的酥胸,不禁心花怒放,低声笑道:【师姐,你说我二人便长居此 谷,永远不出去啦,可好么?】

令狐冲的双手带着渗入心脾的热力,从宁中则的小腹攀援而上,在那高高隆 起处搓揉拿捏,一会又在那两粒小小凸起上盘旋起来,一道道电流般的感觉只弄 得她腰酸腿软,心儿乱跳,浑身上下全是麻麻的、痒痒的感觉。

【别  别  珊儿大仇还未报  我们现在还不可以  】宁中则娇躯一 软,失声叫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力气仿佛被抽光了一般,气喘吁吁的拨拉着越来 越让她难以抵抗的大手。

令狐冲一听宁中则提及岳灵珊,猛地清醒了一下,欲火消退了许多,他不禁 讪讪的住了手,神色微微有些黯然。

宁中则抬起玉手,把一缕垂下的青丝掠到耳后,回首看着一脸失落的令狐冲, 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嗔道:【你个小坏蛋,今天晚上给我喝酒是不是别有企图 的呀?说!是也不是?】

蜂腰轻轻扭动,挣脱了令狐冲的怀抱,转过娇躯,把他轻轻往后一推,令狐 冲不禁倒退了一步。宁中则低头看着他胯间高高支起的帐篷,伸出小手在上面轻 弹了一下,娇笑兮兮的道:【冲儿,是不是很难受啊?】

令狐冲还未来得及回答,只见那只小手已拨开他下襟,轻巧的钻入自己的裤 内,一股温润的感觉顿时浸入心田,让他顿时低低嘶吟了一声,张开双臂搂住了 宁中则的蛮腰,身子向前倾了倾,两只大手在她纤秀的后背上抚摸起来,同时销 魂的感受着胸前两砣硕大坚挺的挤压。

宁中则被压得微微后仰,颇有些难受,连忙用另一只手把住令狐冲熊腰,娇 声嗔道:【手老实点,别乱动。】说完,低下头,凝脂般白嫩光洁的俏面上,透 出淡淡的红晕,她咬着丰润的红唇,用另一只小手握住了那火热坚巨的所在,专 心的轻轻上下套弄起来。

四野静寂,月下双人单影,两人犹如双生的树般紧拥在一起。宁中则蓦的轻 轻说道:【冲儿,待你把恒山掌门之位卸掉,再杀了那林小贼,我便和你回谷, 可好?】声音低翠,无限婉转。

 

【今天给你弄了那么久,怎地还不出来?】宁中则嗔怪的瞪着令狐冲,她感 觉道令狐冲的双手已经在自己那如皓月般的挺翘圆臀上搓揉起来,一阵阵麻酥感 让她浑身有蚂蚁在爬一般,痒痒的有些难受,忽然小腹微微的痉挛了一下,顿觉 到一股湿意从股间的幽溪中涌出,腻腻的,滑滑的,两条颀长的腿儿不由的互绞 了一下。

第二十二章

【你且坐于石凳上吧,我与你弄。】酒意上涌,宁中则玉脸一片酡红,说话 也有些恣意起来,她轻轻一推,把令狐冲推做在石凳上。

看着面前傻傻愣愣的令狐冲,宁中则贝齿咬着樱唇,似笑非笑,似嗔非嗔, 撩了撩襦裙的下摆,然后便在令狐冲面前半蹲下来。小手捏了他的腰带节扣,轻 轻一拉,令狐冲的裤子便松散开来。宁中则眼中弥漫起一层水雾,用玉手轻柔的 把令狐冲裤儿褪下了些,先是看到一丛茂密的黑草,然后那讨人厌的黑大虫就迫 不及待的从草丛间跳了出来,怒发冲冠,虎虎生威。她看了一眼,眸光顿时有些 迷离,水汪汪的仿佛要滴出来。这粗长狰狞的凶物,第一次因羞极没敢正眼直视, 两天前又是把手伸进裤子轻弹慢抚,如今方正眼仔细的看到,胸间忽然有些喘不 过气来。只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东西时觉得甚是丑陋,如今却看得有些可爱诱 人起来。

【真是个讨厌的东西!】宁中则低嗔着,俏脸绯红,在上面轻轻弹了一下。 然后玉手轻轻攥了上去,柔柔的套弄起来。

宁中则半蹲在地上,左手扶着令狐冲的大腿,右手握着那根大虫儿缓缓的揉 撸着。一股热烫的感觉从右手手心传入,宁中则感觉到那手中物随着她的抚弄迅 速变得更粗、更长,单手竟很难再把握,犹豫了一下,让左手也加入了战团。

听出宁中则话音里隐隐含着一丝撒娇的意味,令狐冲心中荡漾不已,双手开 始不规矩起来,鬼鬼祟祟的探进宁中则的衣襟,攀上那高耸的沃胸,逗弄起那对 跳脱的肥硕兔儿来。

宁中则【嗯】的闷哼了一声,抬首瞪了令狐冲一眼,却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只是贝齿咬紧了粉唇,但是在令狐冲大手或轻或重地撩拨下,她还是忍不住发出 难以自抑的令令狐冲血脉贲张的娇啼,随着娇躯微微的战栗,她俏脸变得扭曲起 来,秀眸中闪过些许迷惘沉醉之色。

令狐冲一边伸长脖子,贪婪的嗅着宁中则发际的芳香,一边欲火难抑,他偷 偷的将宁中则的襦裙向两边缓缓拉开,那白玉般的娇躯如出水芙蓉般便慢慢在如 水的月光下悄悄绽放,先是诱人的锁骨,后是柔圆的双肩,一丝一丝的显现,闪 着玉润光泽。向两边拉开的襦裙在那高高隆起处只瞬间迟滞了一下又接着滑了下 去,那丰满白皙美乳闪耀着水漾的光辉,顿时脱离了衣物的束缚跳了出来,先是 在空中不安的蹦哒了两下,接着如水滴状挂在胸前,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荡漾。

令狐冲这时蓦然记起一首儿时宁中则教过的儿歌: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 朵竖起来  只见那雪沃丰胸晶莹剔透,如夜之清露,在堆雪的纤柔玉体上不停 的摇曳,虽然只闪着温润的光泽,却耀了令狐冲的双眼,乱了令狐冲的心神,左 手如朝圣般覆了上去。

令狐冲大将军左手兵分五路,齐齐进击,想合围乳山,无奈敌人乳峰高耸, 面积甚广,不仅未能成功,五指大军还深陷其中,没入敌营,只好仓皇退却。转 而五指合击,那乳山虽娇嫩无比,却柔韧非常,弹力十足,无论怎么抚弄搓揉, 始终不肯雌伏手下,你进我躲,你退我长。五指大军深感挫折,愤愤然转攻另一 山头,激战良久,却同遭败绩。忽见山头红影摇曳,顿时大喜,疾疾攀援而上, 五指轮动,弹起琵琶战曲,终寻找敌人命门。那两颗红红蓓蕾甚是骄傲,愈是撩 拨,愈是坚挺,端个坚贞不屈。然而乳山未失,其主人已然被拨弄的销魂不堪    

【啊!】

宁中则微扬起臻首,檀口微张,红艳诱人,一声低低娇啼,婉转曲折。那双 盈白的小手却癫狂的套弄起来。

令狐冲虎躯一震,低头看着那张有些扭曲的俏脸,忽然歪着脑袋吻了过去, 噙住了她娇艳的红唇,撬开雪白的牙齿,叼住香舌,热烈地吮吸起来,一手依然 在那玉乳上肆虐,一手却一把揽着宁中则的蜂腰,把她抱坐于自己的大腿上。

宁中则被抚搓的浑身瘫软酥麻,无力的斜倚在令狐冲的怀中,唯有那小手依 然在下面疾疾的撸弄,两人宛如双生藤蔓般纠缠在一起,气喘吁吁地抚慰着对方, 给对方以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蓦的同时发出呻吟,一声高亢洪亮,一声低脆婉转。

【呜呜呜  】宁中则高耸的胸脯猛然向前一挺,娇躯勾勒出一道诱人的曲 线,修长的双腿也忽地绷直,剧烈地颤栗了几下,就如稀泥般瘫在令狐冲的怀里, 急速地娇喘着,美眸中闪过一丝恍惚迷离的媚态,唯有那两颗蓓蕾依旧在雪峰上 高高立起,嫣红妖娆。

月华如银色的轻纱披洒大地,天边的一丝云儿,早已羞得躲到一边去了,没 有了踪影  远山,石屋,桃树,竹林沐浴在如水的月光里,似乎都含着一丝暧 昧。

轻伏怀中的玉人,翘臀圆如天上的满月,罗衫轻裹,皎洁滑润,仿若渡上了 一层银光,又仿若融入了月色里。

令狐冲从沉醉中醒来,仿佛好奇的儿童又发现了好玩的物事,大手轻抚那皓 臀,只觉那俏挺处细嫩柔软却又充满弹性,摸上去舒爽异常。他不满那层布的阻 隔,把手从小衣中伸了进去,越过平坦滑腻的平原,在茂盛的草丛上盘旋了几下, 忽然滑入了一汪春水塘,满手的湿腻,仿佛那手中有什么东西刚化开了一般。

【呀!】令狐冲感到腰上一痛,不禁夸张的一声惨叫,原来被宁中则在腰间 掐了一下。宁中则瞪了他一眼,抽出他作怪的大手,说道:【还不去洗澡?】

 

泄了后的轻松,浴后的凉爽和酒的微醺让令狐冲感到浑身舒适,躺在床上, 正昏昏欲睡间,忽听得后院又传来汲水声  

宁中则解了衣袍搭在井栏边,那雪白细腻的肌肤,曲线变得模糊起来,仿佛 融入了月华里,变得朦朦胧胧。

晶莹剔透的肌肤,如水波般荡漾着柔光,秀丽的长发如同一团乌云散开,披 在姣好动人的身躯上。

她的身材兀自傲人,雪肌白嫩柔滑,乳儿高耸丰润,嫣红地蓓蕾翘凸娇嫩。 丰腴硕挺的玉乳如水滴般在清水的淋润下颤颤巍巍,其间现出一道深邃的诱人沟 壑,墨染般的青丝与水流一起轻轻飘摇,纤润修长的蜂腰以及细嫩光洁的粉背, 在月光下反射着如玉般的光泽  

流水沿着她凸凹有致地娇躯蜿蜒汇入迷人的沟壑,又顺着颀长的玉腿顺流而 下。丰胸柳腰,圆涡香脐,雪沃沃的前胸上奇峰突起,矗起两座雪白坚挺的玉峰, 光滑盈洁,像羊脂美玉一般,乳峰呈浑圆的弧形,其上立着两粒鲜红的果实。

赤裸裸的傲人的娇躯妙处毕露,两条粉光致致、没有半点暇疵的浑圆玉腿尤 自散发着氤氲的气息。堪堪一握的小蛮腰衬得她细腻结实的臀儿出奇地丰隆高耸, 尤如两瓣熟透的水蜜桃儿,上边点点缀着些晶莹的水珠。

忽然转首看到后窗里气喘如牛,目如铜铃的令狐冲,宁中则蓦的杏眼如烟, 她贝齿轻咬丰唇,轻摇莲步,款步来到窗前,巧笑兮兮的看着目瞪口呆的令狐冲, 小手轻柔的抚上了他的脸,然后丰唇印了过去。